簡體 / 繁體

登錄註冊

《拾荒》一部作品拍出細膩情感--金獎導演邱奕仁專訪

2018-05-15 01:53:01

        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為促進兩岸文化創意及數字內容產業發展,培養優秀影視創意人才,通過短片的形式,提供兩岸青年文化交流的機會,今年已邁入第二屆。透過一系列首屆參展的導演專訪,讓我們更認識這個活動。

 

WeChat 圖片_20180514111646.jpg


We愛入圍作品拾荒

經營"無畏工作室"的邱奕仁導演,2017年以《拾荒》這一作品,一舉拿下”We兩岸青年短片大賽金獎。高職時期便開始接觸拍片的他,對于上屆能從眾多參賽者中脫穎而出獲得金獎,他笑著謙遜地表示沒有啦,感謝評審青睞啦!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211_副本.jpg


垃圾車間驚鴻一瞥的身影,成了奪得金獎的創作

大學念昆山科技大學視訊傳播科技系的邱奕仁導演表示,大學不論師資還是課程,都比較偏向技術和實作層面,《拾荒》是他的畢業制作。我那時剛搬家,是真的有看見一個小男孩在拾荒;因為有這樣子的觀察,再加入一些我自己的創作,才衍生出《拾荒》這個作品。邱導又補充:我其實沒有和那位小朋友有直接接觸,我只有一次倒垃圾時看到那位小朋友,很短的時間他就從垃圾車前跑走了;我問大家他是誰,沒有人有確切的答案,但大家都偶爾會看到他。我很想和他聊但找不到機會,這讓我覺得這個寫成故事很有發展性。

《拾荒》一作的腳本花了邱奕仁導演三個月時間,實際拍攝則只占五天。算是蠻長的。因為我們是請小朋友來飾演小男孩,又都是夜戲不好控制,一天只能拍攝六個小時,前后總計忙了四個多月,才到能投稿影展的程度。邱導表示。

當中我覺得最難的部分,是在引導小朋友演員進到他的情緒。小朋友正處在好動的年紀,也表現出符合年齡的活潑,加上因為小朋友就寢時間、隔天正常上課等因素,我們都規定自己最晚只能拍到12點。他好動,那么我們就把好動的場景放前面先拍,譬如說跟垃圾車奔跑啦等等,把情緒的戲份往后移,等小朋友精力消耗地差不多之后再跟他溝通,效果比較好也比較自然。

《拾荒》一作在投稿”WE兩岸青年短片大賽之前,已在各種海外影展受到肯定。邱導表示他特別要感謝傳奇影展:當年是臺中朝陽大學舉辦,他們搜集了當下大專院校學生的作品,他們自己先排名,再將作品送到國際比賽。我那時是獲選優選還是銀賞忘記了,他們幫我將作品投稿到美國紐澤西的一個影展拿下好成績;也托他們的福,后來在其他國際影展也陸續得獎。這也是邱奕仁導演展露頭角的開端。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39_副本.jpg


關注獎金獵人平臺,積極替自己的創作尋找出路

我就學期間習慣在影片拍攝完成后便會看獎金獵人平台,平臺上會有很多比賽信息,We兩岸青年短片大賽也是其中一個。同時間也有在臉書上看到We愛的征件廣告,可見他們招募地蠻積極的,我就投稿了,也就拿到金獎了。邱導笑道。記者問到獎金是否是吸引邱導參賽的主因,他笑回:其實倒不是,單純是有符合主題、時間的影展我就報名,而We愛還有上海交流營的活動,也是一個吸引我的點。我們普遍會說一支影片有兩年的生命周期,在這兩年期間我們就會盡量跑遍各個影展;大陸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影展,但臺灣這邊曝光實在太少,只有這種兩岸合作項目的在臺灣較高的關注度與曝光度,所以我看到后很快決定就投稿了。

影展結束后,邱導因緣際會去了趟馬來西亞,在當地電視臺見識、學習;卻因合約問題沒談攏,只能黯然回臺。好在他看得很開我就當成長經驗和交朋友、樂觀看待。也或許就是這種能將生活大小事都內化吸收的想法,才讓邱奕仁導演拍出《拾荒》那般觸人心弦的作品。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44_副本.jpg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47_副本.jpg


年輕時亂填志愿念服裝設計,轉換跑道

談到何時對拍片產生興趣,其實我高職時也不是念影視相關科系。我原本是讀服裝設計系,這情況還挺特別的!邱導笑說。會跑到服裝設計系主因是我初中沒有明確方向,志愿卡亂填,結果就上了!進去后就是裁縫、做衣服,才半年我就覺得好無聊;當時有朋友在同校的影視科,看他整天蠻快樂地跑來跑去拍東西,我就轉系了。才開始慢慢接觸拍片,也漸漸產生興趣,就走上這條路了;人生就是這樣啦!很奇妙,誤打誤撞的。年輕的邱導意外地講出老成的話語。

 

“We影展活動別具一格,八天行程大有收獲

行前我對We愛影展有什么期待嗎?邱導思考了一下答道:主要是兩個層面。一是參加過這么多影展,沒碰過有類似夏令營行程的影展,頂多是一兩天的交流會,像We愛這種還有上課有行程表的活動就激起我的興趣;二是它有全額補助,對于當時剛畢業的我來說是很大的幫助。

不過最后蠻意外的是,這八天和兩岸導演相處下來發現,我有很大的收獲。他繼續補充臺灣導演方面,我認識很多資歷、實力大我這剛畢業的小菜鳥很多的前輩,大家活動后還有繼續聯絡、甚至一起工作拍片。托這影展的福,我能夠和這些前輩一起工作、學習;大陸導演部分,我也認識了一些拍攝短片的制片、導演,也向他們請教大陸拍片的一些技巧,在對岸也有人脈和朋友了。

在拍攝方面,這次交流營也讓我有些改變看法。例如影片的制作成果,兩邊就差非常多,讓人感覺到制作金額是不是差一個位數啊!他笑道大陸那邊的優勢就是資本,能讓影片完成度很高,但相對地他們的影片就是限制多、同構型高,有標準執行系統;臺灣這邊優勢就是想法,我們的生活背景、自由程度讓臺灣拍攝的主題有很大發揮,這是兩邊拍攝的不同。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33_副本.jpg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26_副本.jpg


最崇拜廣告人羅景壬,邱導要告訴后進好的故事不會受阻

現階段我最崇拜的對象,是羅景壬,廣告大導!談起偶像,邱導眼神一亮我最崇拜的是他的商業廣告都是有劇情的,而且劇情不是為了廣告而植入的'劇情',是有自己的故事性。他就是我的理想,我想拍劇情短片,又想賺錢的話,最接近的就是廣告、能賺錢的廣告;羅導的很多作品在電視上都讓我驚艷地想'哇,鬼才啊!'我一直很期待哪天也能像他一樣,拍出這種片子。

記者請邱奕仁導演講幾句對第二屆參賽者的話我想告訴他們,當心中有想法時,就去完成,別受限于任何器材;劇本夠好、演員夠好,不必拘泥說非要最好的器材才能拍出好片。好的故事不會因這些門坎受阻的,只要你去實行它!

WeChat 圖片_20180416180136_副本.jpg


滬公網安備 3101900200013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