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登錄註冊

電影除了是生命,更是我的信仰—袁勳導演專訪

2018-05-09 03:25:43

 

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為促進兩岸文化創意及數位內容產業發展,培養優秀影視創意人才,通過短片的形式,提供兩岸青年文化交流的機會,今年已邁入第二屆。透過一系列首屆參展的導演專訪,讓我們更認識這個活動。

 

We愛入圍作品《跳下來 站上臺》

袁勳導演,畢業于臺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大學時期還利用晚上的課餘時間到臺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夜間部進修,目前就讀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2017級碩士班。


WeChat 圖片_20180413142025_副本.jpg


入大學後,開啟電影創作旅程

袁導演從小就愛看電影,中學畢業後便開始以黑傑為筆名經營影評博客“黑傑的電影世界”,累積了上百篇的電影觀後感、影評;真正對拍片產生極大興趣是在高一的時候,當時與班上的電影同好一起切磋學習,把握課程中拍MV、短片作業的機會,積極爭取做導演、剪輯、編劇…等工作嘗試拍攝,高中畢業時還參加畢聯會,參與拍攝畢業影片,經過一連串的不斷創作後,漸漸的就喜歡上了拍片,有了往電影領域發展的夢想!

念大學後,加入了TBC(台大學生電視臺)、及DMCC(台大數字影片創作社) 並在大二時接任社長,晚上到台藝大電影學系夜間部進修,大學四年一直持續不斷參加各種影展與短片比賽,2016年憑藉作品《困》入圍第一屆台大電影獎;同年以短片《一路高潮》、《to have to hold to love》入圍第十一屆金甘蔗影展、關渡電影節,2017年憑藉作品《跳下來 站上臺》入圍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等表現亮眼。

 

期盼大螢幕處女作會是一部動作電影

“我的拍片歷程還不算長,所以現階段各種創作類型都想嘗試,但若真要說起我喜歡的類型,答案是動作片。”袁勳說。

林超賢導演是袁導欣賞的導演之一,他的作品有《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逆戰》《激戰》…,“林超賢導演有獨到的對動作掌控的技巧,同時在劇情上也非常下功夫,早期的《證人》《線人》…劇情總是錯綜複雜,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環環相扣,非常符合好萊塢三幕式劇本的結構。他到後期迄今,在動作展現上更精進,不論是拍單車的《破風》、拳擊的《激戰》…整個格局、視野、野心都在亞洲位居領導的地位,被喻為東方麥可貝(Michael Bay)”袁導演說。

袁勳總是積極在影片中嘗試各種動作風格(跑步、飆車、賽車…等),但求學時期的拍片過程,因為受限於自己的生命經驗、場地、劇情…,影片大多以青少年、熱血勵志的校園故事為主,期許未來待格局更成熟時,能拍攝一部真正的動作電影片。

 

WeChat 圖片_20180413142032_副本.jpg


目前最滿意的作品--《潮流騎士》

每部片的整體製作規模、成本、預算…都不同,所以花費的拍攝時間也不一樣,比如拍一支幾十秒的宣傳短片,可能一周、兩三天、甚至一個上午就可以完成;若是一個較中長型的影片,需要的時間就會較長,袁勳2017年參加第十二屆金甘蔗影展的《潮流騎士》(片長25分鐘),籌備期就大概4-5個月之久,拍攝期是將近一周,後制又花了半年,過程中最辛苦的部份,“我個人覺得是後期,因為後制要不斷的和剪接師、調色師、混音、配樂…討論,花在溝通和取得共識的時間非常多,是真的還滿累的。”

《潮流騎士》入圍第十二屆金甘蔗影展,並獲得“最佳製片獎”以及 “最佳美術設計”入圍的肯定,是袁勳目前拍過最長的一部片,在獎項上的成績也是最好的,“是我目前最滿意的作品!”。

“每拍一部片就會對上一部片產生不滿意的理由”隨著不斷的學習成長,在知識、技術、經驗上吸取更多養分的時候,就會看出自己過去作品的缺失。《豔陽》是袁導在大一升大二時的暑假拍的,前期製作的時間很短,加上那時又擔任DMCC的社長,整個開拍的情形非常倉促且心力交瘁,可以改進的地方相當多,是袁勳最不滿意的作品。“但我後來還是有將這部片剪輯出來,因為我個人覺得影片的品質好壞,在完成之前是無法判斷的,剪輯出來的成品讓所有參與的人看,作品的好壞定論再由大家來評斷。”

 

過去的生命歷程就是最好的創作題材

生活中遇到的人、事、物…都能是每天創作的靈感和養份,自己過去的生命歷程就是最好的創作題材,很多導演在創作第一部片時,都會以自己的生命經歷為出發點,訴說的故事才能更打動人心。

“我有次生病很嚴重,整個人躺在床上虛弱得動也動不了,只剩大腦在運作,這時突然發現自己文思泉湧,原來生病了反而能讓自己靜下心,靈感就會源源不絕一直跑出來。”袁勳笑著說,這是他的特殊體驗,希望大家都能在身體健康的狀況下找到自己的創意發想源。

 

WeChat 圖片_20180426121700.jpg


如果沒有觀眾,影片創作就等同不存在

“參展是很重要的創作目的,如此影片才能被看見,也能借著參展認識到許多的人,獲取更多的資金、平臺、機會…,這些資源對於影像創作者是非常重要的,我拍的每部片有機會的話都會投展,看看別人的作品,琢磨自己的技藝。”袁導說。

“影片是個作品,作品如果沒有觀眾,就等同不存在。”袁勳在多個互聯網視頻平臺上都有自由專區,將影片上傳提高曝光率,也是影片製作的最終目的。

 

在大潮中站穩腳步 總有一天實踐夢想

身為一個創作者,常一睜開眼都在想著該如何繼續走下去?是否該放棄?然後就這樣戰戰兢兢、正襟危坐的過了一天,每天閉上眼時,又想著今天的學習、創作是否有朝夢想更近一步?拍片這條路確實很難走,但它進入的門檻卻又很低,現在人人都有手機可以拍片,競爭相對激烈,能在這大潮中站穩腳步,相信總有一天能實踐夢想。

大陸的電影市場龐大,更有讓年輕電影人憧憬的“大導演”身影,讓袁勳毅然決然的選擇在北京追夢。“先奠定自己有個長久穩定的創作基礎,即使有著經濟上的壓力,但我就是儘量透過各種方式去獲取經濟上的基礎,在創作上保有自己的發揮空間,其實每個創作人無時無刻都很掙扎,能持續下去的意志力也是很重要的,因為一旦放棄了,那必然什麼都沒有了!”袁導常和身邊拍片的朋友說“只要你繼續在這個圈子,我就會一直都在,你不要比我先離開,因為我是一定會堅持下去的!”經常和同行好友相互打氣,彼此就有了繼續打拼的動力,這是袁勳取得平衡、舒發壓力的方式。

 

“我一直知道我要什麼,畢業後想在大陸拍片發展”

袁勳2017年5月考取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碩士班,9月確定入學就讀,知道即將至北京繼續學電影,之前就對大陸電影產業環境、市場…做足了功課,也看了大量的大陸電影,“我必須很快的進入狀況,不然會不適應,所以那時我就決定報名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和兩岸青年導演切磋,非常慶倖作品最終有入選。”袁導說。

“我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將來想在大陸拍片發展,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名主流電影片導演。”大陸市場太大了,孕育出許多的大導演,相較之下,臺灣現在整體的電影產業並沒有這麼蓬勃發展,袁導演一直在長期關注大陸電影市場的大去向,大陸競爭激烈、優秀的創作人才濟濟、機會比臺灣多,都是不爭的事實,“一旦下定決心要來大陸發展,就要把自己的狀態調適到最好,提升自己的程度,不用擔心自己沒機會,機會不怕少,只怕機會到了自己沒有準備好。”袁勳說。

 

2017年到上海參加交流營的收穫

為期8天的活動,看到許多大陸與臺灣創作人的作品,觀摩了不同的影片創作風格,讓袁導收穫頗豐。

“臺灣這邊很多拍片的夥伴,很年輕就已在業界闖出名聲、或有了自己的工作室,這些前輩真的很厲害;大陸這邊的影片製作規模、技術水準,也都相當令我驚豔,能在此和大家一起成長、學習、競爭,真的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經驗。最終獲得金獎的《拾荒》是臺灣邱奕仁導演的作品,這部片整體在主題拿捏上,非常的精准到位,之後絕對可以朝金鐘獎、金馬獎邁進。看到這麼多的優秀作品,也提醒了我必需更精進自己,才能與前輩們有更多的合作機會。”袁勳說。

“大陸這邊厲害的人比臺灣多,但機會也比臺灣多,電影的製作規模正在逐漸地走向國際的主流市場。”袁導非常希望青年創作者能勇敢的走出來,來到大陸尋找一個更大的平臺、資源,期許未來彼此能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見面、交流、合作,一起拍片完成夢想。


WeChat 圖片_20180413142038_副本.jpg


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袁勳2017年We愛入選的《跳下來 站上臺》劇情裡有句對話“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此句也是出自于《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創作人很適合用這句話為歸念期許自己,因為拍片真的是需要多方的資源配合(人、資金、場地、時間…等),還需天時、貴人的幫忙才能完成,所以即使創作路程艱辛,袁導相信只要展現出最好的一面,拿出最大的真心誠意,一定會讓人看見我們的努力,尋得世界上願意幫助我們的人。

 

生命孤注一擲在電影

“用全部的生命孤注一擲在電影裡”這是李安導演在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時,之後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的一句話。當時正在準備大學考試的袁勳讀到這篇專訪,從此便以這句話為人生信念準則!從事影像創作,不是一件花短時間、小成本就能完成的事情,真的需要很大的毅力,有人甚至傾家蕩產也要去做,所以“電影幾乎就是我們的生命,我們也用生命投入電影。”

袁導說:“對我而言,電影像是神聖的殿堂,每次進電影院,觀影的過程都好像是一次虔誠的宗教洗禮;在一個黑暗的空間裡,同一時間、地點,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看著同部電影,共同進入故事情節中,這是對‘電影’一個很神聖、虔誠的行為,我無論在何處看電影,總是抱持著最虔誠的心態去欣賞這個創作者,體認他的想法及想說的故事,‘用全部的生命孤注一擲在電影裡’不僅指於創作上,同時也是心向上的信念。”

滬公網安備 3101900200013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