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登錄註冊

「創作,會活得比人還久!」--林軒宇導演專訪

2018-03-20 07:10:01

We愛入圍作品"生日快樂"

“叮鈴叮鈴” 某近捷運站的巷弄咖啡廳的優閒午後,伴著悅耳風鈴聲踏入店內的,是本日的受訪者--We愛第一屆入圍導演林軒宇。穿著打扮就像時下年輕人的他風趣且健談,讓人很難聯想他的作品都帶點懸疑、恐怖和科幻氛圍。微電影「生日快樂」、「嗅命師」都是出自他之手。

WeChat 圖片_20180320190829_副本.jpg

創作不只是工作,更能補足心靈上的渴求

「我對創作是非常有興趣的,甚至這興趣是超過我的接案工作。」林導演笑著表示。正因為創作不只是工作,更是表達自我的管道,林導演手上隨時有拍攝好能夠拿出來的作品以及想法。 

替同事拍攝樂團MV成入行契機,小團隊小成本也能拍電影

為何會開始想要創作?「一開始是公司同事有組樂團,請我去幫忙側拍、剪接MV,過程中慢慢體會出自己的想法,漸漸覺得光是這樣拍已無法滿足我的慾望,我想用鏡頭說故事,而不單只是紀錄。雖然剛開始什麼都沒有,但我認為一定能做到些什麼,於是我開始去說服同事、朋友來共同拍攝我第一支作品。」

林導演的團隊不大,所以自己當導演又兼劇本、攝影、剪輯、當演員…是常有的事;女朋友是化妝師,也能負責演員的造型裝扮,再加上幾位同事、朋友的幫忙,就這樣小團隊也能簡單拍出自己的電影、自己的故事。

WeChat 圖片_20180320185922.jpg

WeChat 圖片_20180320185931.jpg

WeChat 圖片_20180320185919.jpg

獨立製作拍片辛酸血淚,最怕演員臨時有事不能來

林導演是資訊管理系出身,最初是在影業公司擔任工程師。因為難掩自己的創作欲,開始寫起腳本,找了幾位公司同事,一同利用六日的空檔,一點一滴地拍起來。「人員出席是最難掌控的一部份。大家都是無償幫忙,有自己的假日安排,無法約束對方,我能做的就是盡量拜託。也因此一部片才會拍到十個月這麼久。」

「我最害怕的是,不知道下一次拍攝,我的主角能不能到場。錢、器材等都好解決,但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尤其是當你拍了八個月,最後演員和你說不拍了,那幾乎等於前面通通是做白工。」他笑著向記者訴苦說:「我的主角在最後一次拍攝還跟我開了個大玩笑。我所有器材人力都約好了,前一天晚上我甚至睡在片場,結果當晚他打來和我說不能來。」想起這段往事似乎仍讓林導演「胃痛」,他皺著臉繼續苦笑道:「我當下其實很想爆炸,但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拜託他;還好最後知道是個玩笑,不然我真的很想掐死他啊!還好忍住了,要是真的罵下去他真的不來,那忙了十個月的結果就全搞砸了。」

先想手上有什麼資源,再想怎麼拍

除了演員外,場地對小成本獨立製作團隊來說也是個問題。由於預算不高,都儘量選免費的地點來拍。「有一次我們在停車場拍攝,因為時間拖到很晚,雖然警衛沒有上來查看,但停車場的燈一盞一盞熄掉,倒也是一種拍攝氛圍。」「但另一次就真的很驚險。我們地點選在晚上的公園公廁裡。當時我扮演一個殺手,準備要從廁所隔間走出來殺掉目標;待機時突然夥伴急通知我別出來,因為有警察來了。我當時蒙面穿黑大衣、還拿一把模型槍,若真的走出來肯定會被警察帶去問話的!」他笑著談起這段趣聞。

也因獨立團隊捉襟見肘,讓林導演反向思考:先想想手上有什麼資源,再想怎麼拍。「假設我手上只有一男一女兩位演員,那麼我就會以現有的資源為出發點,去構思兩個人的故事,而非天馬行空去策劃拍一個大故事。又或者假設有朋友開咖啡廳,那我就會把場景設定在這裡。」

辛苦總是值得的,經過十個月拍攝期的「戴克斯托卡爾地亞 DEXTROCARDIA」是林導演的第一部電影短片,就入圍了美國2014 24fps 國際短片影展(24fps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其實最開始我沒有預期到會有這麼好的成績,我只是單純想拍些東西。不過後來發現作品完成後的蝴蝶效應蠻恐怖的,都是原先想像不到的。當初收到美方寄來的邀請函,還以為自己遇到詐騙,再三確認後,對我真的是莫大的鼓勵和肯定!」

WeChat 圖片_20180320185925.jpg

2017「WE愛」上海影展超狂,最大收穫是「認識人、認識態度」

談起去年的參賽經驗,「這個影展讓我覺得蠻狂的。八天包吃住、機票和上課,沒什麼機會花到自己的錢,讓我覺得很用心!」

「沒來這個活動,我不會知道大陸青年導演的想法。他們的競爭太激烈、太多人在做同樣的事,所以若是沒有超出旁人的認真,那麼憑什麼達到想要的位置?」經過實際接觸才發現,他們的年輕人也和我們一樣,在不同的生活環境努力找出自己的路。

IMG_2716.JPG從面對影展評審到面對消費者,突破自我

「我現在創作的作品都是走影展模式的單部短片,結果好壞就一拍兩瞪眼,有沒有得獎這個作品就結束了;我現在想要拍攝能夠面對觀眾的作品,我想靠著創作為生、並將創作變成一個生態。」

林軒宇導演為自己執導的第一部作品(DEXTROCARDIA)辦了首映會,產生了連他都想像不到的效應「有些導演、製片看到了我的片子,知道我有想法,會和我聯絡談合作;有些片商和我談版權。這些都是我花十個月在拍這部片子時,完全無法預料的事。後面許多相關工作也直接、間接影響到我現在能夠靠自由接案過活。所以我希望能夠將這種蝴蝶效應變成是一種生態。」

對新人創作者的建議「放膽去做吧!」

對第二屆參賽的青年導演們,林導演說:「相信自己的直覺,不要先否定自己!所有事情能不能成,都是要先過了自己這關。你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創作很差、沒人要看,但他不一定不好!」他強調。以練習的心態去完成作品、得失心不要太高,先將它完成。「中間當然也有挫折、對自己作品的失望等等,但和作品的完成比起來,都相對不重要了。如果中間因為任何原因放棄了,那麼後面的得獎、版權等就全都沒了。」

現在拍片成本越來越低,在台灣又是如此的自由不限題材,「不用擔心沒人懂你。你沒厲害到讓全世界沒一個人懂你;藝術也沒這麼地藝術。創作者是不會寂寞的,別為了怕寂寞而放棄創作。」

「作品會活出自己的路;它會回來看看你、給你機會,它絕對會活的比你還久。」這是林軒宇式的浪漫妙答。「想想嘛,你死了但你的作品還會在,而且你不知道它會影響到誰;要是未來某個大導演受訪時,說當初就是受了自己的影片啟發才會成為導演,不是很棒嗎!」林軒宇導演想告訴創作者,剛開始不需有包袱、也不要有理由,真的不用想太多,就放手去創作吧!

WeChat 圖片_20180320185935.jpg

滬公網安備 3101900200013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