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登录注册

跨领域创作 找到自我表达的激情

2020-06-09 11:56:25

 

-We爱入围导演黎嘉豪专访

 


澳门出身到台湾念餐旅,因缘际会参加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

黎嘉豪是澳门人,想要独立自主到海外念书,因家里期望而选择了距离较近的台湾;而会选择读餐饮旅游系,则是考虑在澳门的出路比较广。拍片只是单纯兴趣,并未下决心要走影像创作这条路。

直到黎嘉豪首次尝试拍片,发现创作是一种能表达自己的途径,便开始朝这条路发展。黎嘉豪的大学同学看到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宣传后,几个朋友便一起开始拍片投稿,因而诞生他的第一部短片《你被写在我的小说里》。目前大四即将毕业的黎嘉豪,考上了世新大学的电影研究所,跨领域往影像创作之路继续精进。

             WeChat 圖片_20200526165334_副本.jpg                                 

 

拍片是个耗损的过程 力求将耗损降到最低

黎嘉豪参加第三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短片创作是《跟踪》。黎嘉豪表示,他就像许多创作者一样,创作完作品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后悔或不满意。他认为从剧本到成片就是一个耗损的过程,导演能做的便是将耗损的机率降到最低。以黎嘉豪自己为例,他认为自己的作品有好有坏,影片当中有段打斗戏,因为不熟悉拍摄手法,而进度严重延迟,但他没有放弃,最终顺利产出作品。他认为这支影片对他来说”是一个克服挫折的过程”。

WeChat 圖片_202005261653352_副本.jpg

 


WeChat 圖片_20200526165335_副本.jpg

 

 


从学习到分享 参加两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成长

黎嘉豪表示自己在两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之间成长不少。第一次参加时,自己还相当稚嫩,抱持着学习的心态与其他入围导演交流,学习他人长处并检讨自己的不足;第二次参加则是比较放得开,比较能表达自己意见,也会主动去交朋友、畅谈创作想法。

IMG_3229_副本.jpg

IMG_3074_副本.jpg



上海印象一个新与旧交错的城市

黎嘉豪因参加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而首次踏足上海,对上海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新与旧交错的城市”。上海是个能够接受建筑、人物不同面向存在的地方,给人追求梦想的感觉;和黎嘉豪出发前所想象非常密集、现代的城市风格大不相同。

 

掉钱包意外插曲 发现人性美好

黎嘉豪分享一件他在上海遇到的小插曲。交流营第二天晚上,他和组员到上海电影学院欣赏电影放映,离场后却发现钱包遗失。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地掉钱包,且所有重要证件全都一起遗失,让他感到相当慌张。不过黎嘉豪很快调整自己的情绪”我再不开心,也不会让事情好转”,后来他寻求主办单位的协助,处理证件、机票等事宜,钱包最后也完好如初地找回。他发现,当遇到事情时,其实身边的人都很乐意提供帮助、解决问题,不会因你来自哪里而有所不同。他也在这次骚动中和许多人更加友好,感到相当感动。

IMG_3290_副本.jpg

 


把自己倒空 创作就是交流与沟通

对于有可能参加之后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学员们,黎嘉豪给他们一些建议。他表示”把自己倒空”很重要,不该用”很满的方式”参与交流营,不抛开自己的认知、坚持己见,很难了解其他人的好。创作就是交流与沟通,交流营尽量找人对谈,享受这个活动。除了自己的小组内沟通外,更要打散分组、交错式的和更多青年导演交流。

 

大陆擅长大规模议题、台湾创作者在细微中讨论情感

对于两岸创作差异,黎嘉豪认为,综观来看大陆的创作者拍摄的规模都较大、形式较宏大、探讨面向较广;而台湾创作者则较往细节走,擅长把细微的东西拍大。台湾创作者讨论情感、大陆则偏向讲述一个议题。他认为,大陆的创作能让人看到平常看不到的东西,毕竟规模较大;而台湾创作则会激出细腻的想法,在创作的本质上也较灵活。他表示两边都能学到东西,”大陆创作能学习如何在大环境整合资源;台湾则是了解彼此表达的想法与情感。”

WeChat 圖片_202005261653351_副本.jpg

 

大陆影视发展与疫情冲击 精进自我以求生存

黎嘉豪是澳门人,原本就游走于两岸三地间。他认为,在这个发展、变化迅速的时代,必须要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才能在这压力很大的行业中生存。”我觉得自己必须要不断学习、精进自我能力,去了解业界环境与未来发展”。他以《红衣小女孩》、《我们与恶的距离》、《麻醉风暴》等创作作品举例,认为台湾创作已经有慢慢转型,并不会落后太多。

提到疫情对自己的影响,黎嘉豪表示前阵子因感冒去看诊时,因澳门身份遭到护士异样眼光看待。但他认为疫情让人更警惕、也更真实表现内心所想。”我不会怪他们对我的看法,他们也就是害怕而已。”这件事也让他计划之后拍一部关于”台湾阶级”的故事,平常居住在台湾的人可能没甚么区别,但当疫情爆发,港澳籍便成了遭特别看待的二级居民,东南亚移工甚至变成第三级。他想借着这次机会将这样的议题抛出,让大家看见平常忽略的问题。

 

沪公网安备 31019002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