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登录注册

漫步上海 We爱影展让她有归属感

2020-04-28 10:04:55

 铜奖导演郭冠伶专访

 

本科系出身 努力投身影像创作

郭冠伶导演大学就读大众传播学系,大二时接触导演学课程,在课程中慢慢摸索,最后确定往「影像创作」发展。当时她在课程中所拍摄的也是短片,是以自己的亲身经验作为题材编写创作。

QQ截图20200421120434.jpg

 

首届参赛仅是副导 第三届自行参赛崭露头角

郭冠伶在第一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是以「脚铐男孩」副导演身份参与,在交流营中和许多创作者认识、并相约彼此有新作品的话,再到We爱电影大师交流营中碰面,也因此再度参加第三届We爱,并以自己执导的作品「五岁的哀悼日记 Bubbles」获得铜奖殊荣。

 

挑战一镜到底 谈大人与小孩如何面对生命议题

冠伶导演于第三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获奖作品「五岁的哀悼日记 Bubbles」,故事灵感来源于亲身经历,描述一位年约五、六岁的小朋友,某天想要找爷爷玩,却不知家中大人正忙着准备爷爷的后事,持续在家中四处寻找爷爷,希望能透过这个故事描述孩童与成人在面对死亡时,不同的视角和观点。

拍摄场景是在冠伶老家中拍摄,除了饰演主角的小朋友外,其余临演都是由家人担任,最初担心家人认为拍丧事触霉头,不过在多次沟通后,家人们也愿意支持担纲演员。

整部作品长度虽然只有三分钟,但大胆采用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过程中只要一个NG或镜位出错,就得从头到尾再来一次。虽然团队没尝试过这样的拍摄手法,演员也都完全没经验,但大家极力配合,没有任何一句抱怨,让第一次挑战一镜到底的冠伶导演非常感恩,能获得铜奖殊荣,真的是要归功于所有的团队成员。

IMG_6717_副本.jpg

 

We爱找到归属感,期待遇到志同道合的创作者

这几年冠伶导演参加过几个两岸的电影节活动,相较之下,觉得We爱是相对有经验的影展,安排的活动也较为完整,有大师讲座、采风拍摄、业界参访等规划。最特别的是在电影大师交流营期间,主办单位特别安排晚上的小组作品分享会,让导演分享个人作品的创作过程,其他人则表达想法与建议,这种交流让创作者收获很多,和其他青年影展比起来,这一点让她很能感受到主办单位希望参加者好好把握这个交流的机会,这份用心让她有了归属感,也更期待在活动中遇到志同道合的创作朋友。

 

重访上海名人故居 寻找创作灵感

冠伶导演的家人在上海工作,因此对上海并不陌生,她提到上海的移动方式除了地铁,最多就是走路与骑自行车。在We爱电影大师交流营期间,一群喜爱创作的人,不带任何包袱走在深夜的上海街头,分享讨论彼此的创作,那一股对影像工作的热情,让她对We爱影展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

『上海是一座拥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城市』,这是冠伶导演对上海最深刻的印象。因为在交流营期间,主办方规划在徐汇区名人故居的采风拍摄景点,感受到深刻的文化风采与历史痕迹。故而在活动结束后,自己也曾再度拜访,去寻找创作的灵感。

IMG_6715_副本.jpg

 

台湾创作者重情感与细节 大陆创作者主题多正向

对于两岸青年导演之间创作差异的看法,冠伶导演认为应是两边不同的成长背景造成,比较两岸人口数,就能观察出两岸青年竞争激烈的程度落差。创作者在台湾较有机会和余力感受周遭的事物,创作时会从比较细腻的情感、细节部分发想、着手;但在大陆,创作者的故事主轴大多很正向、以一个大主题为背景拍摄。

因为生活背景不同,每个人所感受到的、想表达的东西不一样,就会影响作品表现,让两岸青年导演的作品呈现不同面向。这也是很有趣的地方,我们透过作品的交流,也可以深度了解到在不同背景下生活的创作者,他们最真实内心的想法。

UNADJUSTEDNONRAW_thumb_65d2_副本.jpg

 

疫情冲击 口罩成2020年象征

冠伶导演表示,这半年来创作重心放在写脚本,因此疫情对自己影响较小,但周遭朋友在拍摄长片或是在剧组的,所受影响就很大了。但相对而言,对于这一代的创作者来说,发生疫情可能是个很特别的感受与经验,前辈因为没有遭遇这么严峻的情况,碰到时处理起来也是相对吃力,但是自己经历过后,便有应变的经验,以后留给后辈,这也是一种经验传承。

再者疫情影响,让大家都戴上口罩,以时代剧的角度来看,口罩或许能够当成2020年的一个象征。自己与其他创作者也在构思如何从口罩延伸到其他议题,对于创作来说也是一个很特别的挑战。

 

We爱交流营重视创作者间的交流 盼能保持初衷

冠伶导演提到,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是她参加过少数较注重于创作者彼此交流的影展,是这个活动最特别之处。她希望We爱的活动能继续保持这创办的初衷,让更多创作者能在短短八天的活动期间,找到志同道合的创作伙伴。

 

沪公网安备 31019002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