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登录注册

保持说故事的热情

2019-03-22 06:10:22

-徐仲彦导演专访-

 

去年刚成立独立影音工作室的徐仲彦导演,以「送你最后一哩路」一片,拿下第二届「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优秀奖。被问到为何会参加短片大赛,徐导演直言「为了奖金。」随后又补充「当然和他人交流、多认识新的作品也是相当吸引人的。」

 WeChat 圖片_201903121856332.jpg


不同于男女情爱的「爱」

被问到为何会选用「送你最后一哩路」的题材来参赛,徐导演表示该片是他于台湾艺术大学就读在职专班的一个期末作业,因为平常就有注意各项影展投稿,刚好这部作品的题材比较特别,不是那种一般的爱情,而是偏向同阶层的关系,讲述一个以脚尾饭祭拜游民、对于游民的『友爱』的故事。本来抱着投稿试看看,没想到居然获选了。「我本来以为是只有爱情类的作品才会入选得奖,没想到这个活动的入围和获奖作品涵盖的面向还满广泛。」他笑道。

 WeChat 圖片_20190313160907_副本.jpg


与有经验的演员合作 能激发更多创造力

回忆起「送」片拍摄过程,最难的还是故事发想。其他像是拍摄、剪辑、后制等都很平顺。导演当时就想将社会题材和宗教民俗结合起来创作,最后便以脚尾饭和游民的方式来呈现。

谈起本作的男演员,徐仲彦导演说道:「会选择这位演员担纲游民这个角色的原因,是因为他曾是辅导游民的志工,因为拥有亲身经历,表演起来才有真实感。拍摄过程中,他还帮忙发展了许多细节,例如:他说游民会把身上的打火机、香烟等比较值钱的东西,藏在树洞或别处,以免被其他游民发现,甚至于会被其他游民认为不配当游民。加上他本身非常有经验,只需要大概给个想要的画面,便能很快诠释出来,所以拜他所赐,拍摄非常顺利,一个晚上就拍摄完成。」

 WeChat 圖片_201903131609071_副本.jpg


从平面摄影开始的拍片之路

徐仲彦导演说自己原本就想念传播科系,大学一开始是从平面摄影开始,慢慢接触到动态摄影、剪辑等部分。「前几年到台东服教育替代役,那时很风行缩时摄影,我也拍了一部缩时摄影短片叫『黏上台东』,还有获奖呢!」导演开心的笑称。

一般导演拍片或多或少可能都有目标或憧憬的对象,但徐导演却笑称自己没有这样的对象,「我不想因为崇拜而设限自己的路线,毕竟谁也不知道未来发展会如何!」

 WeChat 圖片_201903131609072_副本.jpg


We爱电影大师交流营 体认上海拍片技术成熟

从未去过上海的徐仲彦导演,经过这次参加活动的最大体悟就是「上海导演拍片的技术相对成熟,但作品普遍商业气息比较重,导致题材相对单一化。也有可能很多是已经出来接案的成熟导演,而台湾过去参展的则是学生作品较多,也许这是造成两边作品质量差异的原因之一。」

这次交流营的导师安排,徐仲彦导演表示「某些讲技术层面、剧本的课程规划,对我来说就比较实用,因为我对产业相关的实际内容比较有兴趣,未来也计划往海外拍片,去见识不一样的事物。而此行还有一个很大的冲击,就是大陆有许多90后的年轻导演已经拥有独立的公司或工作室,看着他们在影视产业里扎根筑梦,也促使我回台后积极推进『样相影像有限公司』的成立,主要专营广告、纪录片、短片、影像方面的制作与拍摄,跨足剧情片与纪录片的领域,这间公司的成立离我的梦想又迈进一大步。」「我本身待过传播业、电商与媒体,现正就读台湾艺术大学电影系硕士班,也期许未来能结合自身多样产业的经验,可以透过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相关后续的活动,像是工作媒合、影展曝光等,能够更快的与台湾甚至是大陆地区的导演或制片方链接起合作机会。」徐仲彦导演表达他的理想与未来规划。

 

给从事影像创作后辈的一句话

谈起电影大师交流营的参加心得,导演表示「去年带着作品『送你最后一哩路』参加了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的活动,收获良多,不论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短片专场放映,让两岸各地的导演一起观摩自己的作品,会后大家互相交流心得感想。此外最有收获的应当是安排台湾与大陆两地青年导演分组一起拍片的活动规划,大家脑力激荡,从剧本的构想开始,到实地拍摄、讨论后制,一起享受拍片与创作的过程,让我觉得不论是台湾或是大陆导演,大家都朝着同个目标前进,一种创作的动力激发着大家的潜力,真的让人乐在其中。」

 WeChat 圖片_201903131609074.jpg

被问到给拍片后辈的一句话,徐仲彦导演笑着说他的答案很八股,「保持说故事的热情!因为出社会后,你可能会变成一个工具人,脑中只想着如何达成业主的要求,原本拥有很多的想法,但在被业主一次次的推翻后,逐渐失去了创造力,因此一定要多接触不同的人事物,多看看这个世界,永远保持热情!这就是我最想给年轻影视工作者的鼓励。」

沪公网安备 31019002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