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登录注册

电影除了是生命,更是我的信仰—袁勋导演专访

2018-05-09 03:25:43

 

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为促进两岸文化创意及数位内容产业发展,培养优秀影视创意人才,通过短片的形式,提供两岸青年文化交流的机会,今年已迈入第二届。透过一系列首届参展的导演专访,让我们更认识这个活动。

 

We爱入围作品《跳下来 站上台》

导演,毕业于台湾大学生物产业传播暨发展学系,大学时期还利用晚上的课余时间到台湾艺术大学电影学系夜间部进修,目前就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2017级硕士班。


WeChat 图片_20180413142025_副本.jpg


入大学後,开启电影创作旅程

袁导演从小就爱看电影,中学毕业後便开始以黑杰为笔名经营影评博客“黑杰的电影世界”,累积了上百篇的电影观後感、影评;真正对拍片产生极大兴趣是在高一的时候,当时与班上的电影同好一起切磋学习,把握课程中拍MV、短片作业的机会,积极争取做导演、剪辑、编剧…等工作尝试拍摄,高中毕业时还参加毕联会,参与拍摄毕业影片,经过一连串的不断创作後,渐渐的就喜欢上了拍片,有了往电影领域发展的梦想!

念大学后,加入了TBC(台大学生电视台)、及DMCC(台大数字影片创作社)并在大二时接任社长,晚上到台艺大电影学系夜间部进修,大学四年一直持续不断参加各种影展与短片比赛,2016年凭藉作品入围第一届台大电影奖;同年以短片一路高潮to have to hold to love入围第十一届金甘蔗影展、关渡电影节,2017年凭藉作品跳下来 站上台入围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等表现亮眼。

 

期盼大萤幕处女作会是一部动作电影

“我的拍片历程还不算长,所以现阶段各种创作类型都想尝试,但若真要说起我喜欢的类型,答案是动作片。”袁说。

林超贤导演是袁导欣赏的导演之一,他的作品有《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逆战》《激战》…,“林超贤导演有独到的对动作掌控的技巧,同时在剧情上也非常下功夫,早期的《证人》《线人》…剧情总是错综复杂,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环环相扣,非常符合好莱坞三幕式剧本的结构。他到後期迄今,在动作展现上更精进,不论是拍单车的《破风》、拳击的《激战》…整个格局、视野、野心都在亚洲位居领导的地位,被喻为东方麦可贝(Michael Bay)”袁导演说。

总是积极在影片中尝试各种动作风格(跑步、飙车、赛车…等),但求学时期的拍片过程,因为受限於自己的生命经验、场地、剧情…,影片大多以青少年、热血励志的校园故事为主,期许未来待格局更成熟时,能拍摄一部真正的动作电影片。

 

WeChat 图片_20180413142032_副本.jpg


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潮流骑士》

每部片的整体制作规模、成本、预算…都不同,所以花费的拍摄时间也不一样,比如拍一支几十秒的宣传短片,可能一周、两三天、甚至一个上午就可以完成;若是一个较中长型的影片,需要的时间就会较长,袁勳2017年参加第十二届金甘蔗影展的《潮流骑士》(片长25分钟),筹备期就大概4-5个月之久,拍摄期是将近一周,後制又花了半年,过程中最辛苦的部份,“我个人觉得是後期,因为後制要不断的和剪接师、调色师、混音、配乐…讨论,花在沟通和取得共识的时间非常多,是真的还满累的。”

《潮流骑士》入围第十二届金甘蔗影展,并获得“最佳制片奖”以及 “最佳美术设计”入围的肯定,是袁目前拍过最长的一部片,在奖项上的成绩也是最好的,“是我目前最满意的作品!”。

“每拍一部片就会对上一部片产生不满意的理由”随着不断的学习成长,在知识、技术、经验上吸取更多养分的时候,就会看出自己过去作品的缺失。《艳阳》是袁导在大一升大二时的暑假拍的,前期制作的时间很短,加上那时又担任DMCC的社长,整个开拍的情形非常仓促且心力交瘁,可以改进的地方相当多,是袁最不满意的作品。“但我後来还是有将这部片剪辑出来,因为我个人觉得影片的品质好坏,在完成之前是无法判断的,剪辑出来的成品让所有参与的人看,作品的好坏定论再由大家来评断。”

 

过去的生命历程就是最好的创作题材

生活中遇到的人、事、物…都能是每天创作的灵感和养份,自己过去的生命历程就是最好的创作题材,很多导演在创作第一部片时,都会以自己的生命经历为出发点,诉说的故事才能更打动人心。

“我有次生病很严重,整个人躺在床上虚弱得动也动不了,只剩大脑在运作,这时突然发现自己文思泉涌,原来生病了反而能让自己静下心,灵感就会源源不绝一直跑出来。”袁笑着说,这是他的特殊体验,希望大家都能在身体健康的状况下找到自己的创意发想源。

 

WeChat 图片_20180426121700.jpg


如果没有观众,影片创作就等同不存在

“参展是很重要的创作目的,如此影片才能被看见,也能借着参展认识到许多的人,获取更多的资金、平台、机会…,这些资源对於影像创作者是非常重要的,我拍的每部片有机会的话都会投展,看看别人的作品,琢磨自己的技艺。”袁导说。

“影片是个作品,作品如果没有观众,就等同不存在。”袁在多个互联网视频平台上都有自由专区,将影片上传提高曝光率,也是影片制作的最终目的。

 

在大潮中站稳脚步 总有一天实践梦想

身为一个创作者,常一睁开眼都在想着该如何继续走下去?是否该放弃?然後就这样战战兢兢、正襟危坐的过了一天,每天闭上眼时,又想着今天的学习、创作是否有朝梦想更近一步?拍片这条路确实很难走,但它进入的门槛却又很低,现在人人都有手机可以拍片,竞争相对激烈,能在这大潮中站稳脚步,相信总有一天能实践梦想。

大陆的电影市场庞大,更有让年轻电影人憧憬的“大导演”身影,让袁勳毅然决然的选择在北京追梦。“先奠定自己有个长久稳定的创作基础,即使有着经济上的压力,但我就是尽量透过各种方式去获取经济上的基础,在创作上保有自己的发挥空间,其实每个创作人无时无刻都很挣扎,能持续下去的意志力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一旦放弃了,那必然什麽都没有了!”袁导常和身边拍片的朋友说“只要你继续在这个圈子,我就会一直都在,你不要比我先离开,因为我是一定会坚持下去的!”经常和同行好友相互打气,彼此就有了继续打拼的动力,这是袁勋取得平衡、舒发压力的方式。

 

“我一直知道我要什麽,毕业後想在大陆拍片发展”

袁勋2017年5月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班,9月确定入学就读,知道即将至北京继续学电影,之前就对大陆电影产业环境、市场…做足了功课,也看了大量的大陆电影,“我必须很快的进入状况,不然会不适应,所以那时我就决定报名We爱.两岸青年短片大赛,和两岸青年导演切磋,非常庆幸作品最终有入选。”袁导说。

“我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将来想在大陆拍片发展,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主流电影片导演。”大陆市场太大了,孕育出许多的大导演,相较之下,台湾现在整体的电影产业并没有这麽蓬勃发展,袁导演一直在长期关注大陆电影市场的大去向,大陆竞争激烈、优秀的创作人才济济、机会比台湾多,都是不争的事实,“一旦下定决心要来大陆发展,就要把自己的状态调适到最好,提升自己的程度,不用担心自己没机会,机会不怕少,只怕机会到了自己没有准备好。”袁说。

 

2017年到上海参加交流营的收获

为期8天的活动,看到许多大陆与台湾创作人的作品,观摩了不同的影片创作风格,让袁导收获颇丰。

“台湾这边很多拍片的夥伴,很年轻就已在业界闯出名声、或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这些前辈真的很厉害;大陆这边的影片制作规模、技术水准,也都相当令我惊艳,能在此和大家一起成长、学习、竞争,真的是相当难能可贵的经验。最终获得金奖的《拾荒》是台湾邱奕仁导演的作品,这部片整体在主题拿捏上,非常的精准到位,之後绝对可以朝金钟奖、金马奖迈进。看到这麽多的优秀作品,也提醒了我必需更精进自己,才能与前辈们有更多的合作机会。”袁说。

“大陆这边厉害的人比台湾多,但机会也比台湾多,电影的制作规模正在逐渐地走向国际的主流市场。”袁导非常希望青年创作者能勇敢的走出来,来到大陆寻找一个更大的平台、资源,期许未来彼此能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见面、交流、合作,一起拍片完成梦想。


WeChat 图片_20180413142038_副本.jpg


“当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种事物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

2017年We爱入选的《跳下来 站上台》剧情里有句对话“当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种事物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此句也是出自于《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创作人很适合用这句话为归念期许自己,因为拍片真的是需要多方的资源配合(人、资金、场地、时间…等),还需天时、贵人的帮忙才能完成,所以即使创作路程艰辛,袁导相信只要展现出最好的一面,拿出最大的真心诚意,一定会让人看见我们的努力,寻得世界上愿意帮助我们的人。

 

生命孤注一掷在电影

“用全部的生命孤注一掷在电影里”这是李安导演在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时,之後接受《天下杂志》专访时说的一句话。当时正在准备大学考试的袁勳读到这篇专访,从此便以这句话为人生信念准则!从事影像创作,不是一件花短时间、小成本就能完成的事情,真的需要很大的毅力,有人甚至倾家荡产也要去做,所以“电影几乎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也用生命投入电影。”

袁导说:“对我而言,电影像是神圣的殿堂,每次进电影院,观影的过程都好像是一次虔诚的宗教洗礼;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同一时间、地点,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看着同部电影,共同进入故事情节中,这是对‘电影’一个很神圣、虔诚的行为,我无论在何处看电影,总是抱持着最虔诚的心态去欣赏这个创作者,体认他的想法及想说的故事,‘用全部的生命孤注一掷在电影里’不仅指於创作上,同时也是心向上的信念。”

沪公网安备 31019002000136号